普通会员

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

民航、会展中心、厂房等

www.554672.com
矿石供求结构已变且不可逆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09-04  浏览次数:

  4月中旬黑色下跌逻辑延迟兑现,市场预期下跌未能兑现,下旬看空氛围在萎缩,情绪已经动摇;虽然价格没有下跌动摇了市场情绪,但处于情绪亢奋期,价格也没有上涨属于事实;而且上涨驱动力下滑,只是延迟兑现而已。

  这种心理状态雷同冬储的单核驱动的上涨行情,市场情绪和行为都需要价格来改变,而且是期货先动,改变情绪,然后现货跟随,所以,只要没有政策干预,我认为钢材下降逻辑没有改变,逻辑策略:利空逻辑被延迟兑现,行情仍在赶顶(AK4月第四周逻辑)继续沿用之前的分析策略即可。

  当钢材价格处于赶顶结构,也预示钢材通过下游放大利润遇到瓶颈,再加上政策开始倾向于降成本,所以钢厂利润今年会有阶段性大幅下滑,不排除现个别亏损现象;所以长流程复产也遇到瓶颈,因此矿石需求端的支撑强度在下降;再加上矿石因为矿难的强势推涨,复产和增产动力足,矿石继续上涨阶段性概率很小,相反价格出现回落的预期增增加。

  结合矿石供求结构,我认为矿石后面出现下跌的概率增加。阶段性做空风险远小于做多。本文依托逻辑推导,对矿石行情进行结构性分析。

  从春季前巴西矿难开始,一时间供应缺口刺激强势上涨,指数也从之前的65涨到4月底的92美金,随着价格一路上涨,2016年至今的低成本优势的四大矿主导供应的结构正在改变中,在加上缺口正在加速修复中,所以供应对矿石价格压力在递增,不足以支撑矿石价格继续冲高,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:

  2013年开始,矿石一路下跌,非主流矿不断被排挤出市场,在谷底的2015年,四大矿开始降低成本强占市场份额;之后伴随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以及三年基建刺激推动下,钢价大幅上涨,利润快速修复,矿石价格快速上涨,在2016年二季度非主流矿再次复产,对矿石价格形成短期压力,从2017年开始矿石基本上都在80美金之下,非主流矿不断被挤出,中国进口依赖度不断增加。

  随着矿石价格一直在非主流矿复产成本之下,所以2018年基于四大矿增产空间有限,所以看多矿石震荡上涨结构;

  矿难刺激价格强势强势令这个供应增量受限的结构改变,价格持续上涨动力消失,相反下降压力在增加。

  一方面巴西复产已经出现,矿业经济国家持续停产的空间有限,这就预示巴西缺口炒作到此为止,无非就是未来一段时间出现到港量下滑的数据刺激。

  另一方面澳洲飓风天气每年都有,再加上节假日影响,外矿发货量都有起伏,只是今年有矿难烘托,再加上具备炒作,澳洲跟风宣布不可抗力,促使4月上旬价格与螺纹冲峰值一起快速上涨;对于澳洲个人预判是短期发货下降也预示5月会出现到港量下滑,但也预示未来澳洲发货量会加速补缺口,历年澳洲发货量有这个规律。

  非主流矿无法复产和增产,四大矿增量空间有限是2018年半年开始看多矿石价格的关键论据;但是巴西矿难已经改变这个结构,矿石指数价格站上85美金,非主流矿增产和复产具备了条件;再加上4月上旬的大涨,非主流矿复产和增产在加速,所以非主流矿增产已是事实,复产也在加速中。

  巴西球团为碱性球团更多流向欧美,所以瑞士和伊朗的增产就是在修复缺口,一旦出现就不可逆,只是生产有时间周期,从复产—增产—产量—流通—消化需要时间,所以,短期没有压力,但是也没有继续上涨的支撑。

  国产矿今年开工率比往年同期高20%,都是源自价格上涨带来的利润增加,所以操作上我认为内矿供应增加,也就预示内外矿配比开始变化,所以内矿的供应压力在增加。

  综合供应端,我认为价格目前继续上涨动力有限,因为之前供应端的支撑已经成高价,所以没有支撑,随着非主流矿增产和复产加速,我认为价格下跌压力在增加中。

  随着巴西矿难炒作,价格快速上涨,贸易商情绪开始高涨;再加上澳矿发货宣布不可抗力,所以国内钢厂库存结构调整比较谨慎,并没有形成国贸抛货压力;但由于今年钢厂与矿石的协议矿比例增加,也预示没有协议矿的钢厂今年会异常被动,极有可能是最早出现亏损的钢厂。

  今年钢厂协议款比例比往年增加,但是今年由于价格上涨形成的预期,贸易矿比重较多;再加上澳洲发货量形成的短期不可抗力,所以后面到货量比较大,这造成钢厂国贸抛盘压力始终无法兑现;但是澳洲未来发货量比较大。

  等待发货量回复,到货量缺口兑现后,就预示后市到货会增加,这就会成为钢厂国贸抛盘的压力兑现期(另外,钢价大概率下跌压缩钢厂利润,采购偏好也会改变)。

  矿难形成上涨预期,贸易矿比例大于常态,再加上钢厂国贸抛盘压力没有出现,所以矿石看涨情绪比较亢奋,但是从贸易矿结构看,一部分是贸易商看涨行情的货源,一部分是期现套的货源;从实际看,目前货源集中度比较高。

  要么价格处于上涨结构中,货源越集中越不好跌,但是目前价格继续上涨动力不足;

  要么价格下跌,必然是期货下跌,这样期现套利用期货空单获利,如果能够与上述的钢厂协议矿压力叠加就会形成期货持续下跌动力,之后现货抛货期货平仓兑现利润,只要这个现象出现,现货价格才会遇到压力。但节奏是现货下跌之前期货必须先下跌。

  对于贸易商的态度,我认为要差异化对待,因为贸易商的观点更多是被动改变的,简单总结:

  供求才是涨跌的驱动,但是涨跌惯性有当下供求结构主导,变量也是供求转变的结果;

  贸易商情绪对行情更多是推波助澜,上涨的上涨库存不嫌多,多了就不看跌;下跌的行情不嫌少,总想等着更低的点采购。

  而且随着国内长流程产能的转移,以及上述第一部分分析的内矿增量,以及电炉产能的投产,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大概率会进入下滑趋势,但是下滑不一定是价格支撑(就像之前库存增加价格上涨一样),所以关注下游需求态度。

  需求看钢厂利润,利润看钢价上涨空间,由于目前钢厂需求峰值已经兑现,而且是地产存量需求的集中释放的结果,也预示需求缩量压力非常大,因此,矿石继续释放支撑的空间有限;

  相对于前几年,今年不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降成本,而且对长流程钢厂依赖度下降明显,因此,需求端目前对矿石价格支撑在下滑。

  2018年采暖季限产力度不及预期,所以随着复产钢厂的释放,接下来需求端继续出增量的空间有限;再者只要没有环保压力约束,钢厂目前利润预示产能利用率都处于高位,再加上钢材消耗需求处于旺季,所以炉料需求处于旺季,但是继续增加空间有限。

  之前看好今年需求的关键除了供应上还有国内置换产能的投产,但是这个时间需要时间,下半年的预期较大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,但二季度矿石价格有压力。

  再加上钢厂利用钢价上涨扩大利润的预期开始遇到瓶颈,所以接下来,钢价拐点会约束和压制钢材利润,进而传导至钢厂采购偏好改变,所以支撑开始下滑。

  第一阶段是去产能和去债务阶段,该阶段钢厂长流程追求铁水为主,所以矿石需求不断增加,再加上产能利用效率有限,所以追铁水刺激高品矿价格快速上涨,高低品价差迅速扩大。

  第二阶段补短板阶段,一方面质量补短板一刀切中频炉,促使钢厂对长流程炼钢依赖度大增,供应缺口刺激价格快速上涨,利润形成快速修复,长流程产能利用系数触及最大水平。

  目前电炉产能基本修复中频炉缺口,而且还有继续增加的预期,因此长流程钢厂依赖度下降,后面需求端打压矿石还是要充分利用电炉产能发力。

  第三阶段降成本,从钢铁产业结构看,目前钢厂倒闭不会带来区域金融危机(这与2015年钢厂处境截然相反),而且有利于产能集中;

  另外,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焦点是降成本,所以钢价不在维护钢厂利润为中心,而是为下游降成本幅度,这可以联想到江苏开始的建材的反垄断调查,回顾这轮钢厂利润红利来自政策,而当下政策已经转移,所以钢厂长流程产能的整合有望加速。

  从工艺角度,短流程比长流程相对更环保,劣势是成本不占优势,利润率低,这是因为价格上涨结构中,废钢价格上涨与钢价联动高,所以电炉成本不占优势。

  但下跌结构中,废钢与钢材联动更紧密,因为如果电炉出现亏损就会限产或停产,直接影响废钢需求形成压力,价格会承压下跌;但是长流程由于不能轻易停产,而且必须要配置库存,正常样本大钢厂库存维持20天左右,所以一旦钢价大跌,必然注定长流程利润下滑压力更大,再加上矿石下跌需要采购偏好改变,所以2019年个人预期电炉产能有短期优势。

  综合需求端节奏,我认为需求对矿石需求支撑在减弱,追铁水偏好改变,预期长流程矿石需求处于峰值,继续增加空间有限,因此,操作上需求端看不到价格强支撑,相反二季度结构下压力比较大。

  综上供应结构、库存结构和需求结构看,我认为矿石继续上涨支撑下降,供应端支撑高矿价题材不充分,库存段虽有情绪预期强度,但持续性不强,隐忧重重,需求端压力看钢材结构,预期压力大。

  所以矿石不建议追多,重点把握阶段性下跌做空机会。至于很多题材只是价格表现而已,既然处于上涨结构情绪在,但是潜在支撑下滑;未来一旦矿石价格下跌,我认为下跌逻辑还是比较充分,只要价格出现下跌,货源不会缺,非主流矿的消息也会增多,因此配置风控参与做空要比继续追多风险要小很多。